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

首页 > 学习园地

也说新年到

服务一处 王珏 

 

“新年到,新年到,穿新衣,戴新帽,小朋友们哈哈笑;新年到,新年到,贴对联,放鞭炮,噼里啪啦吓一跳;新年到,新年到,包饺子,蒸年糕,全家团圆乐滔滔。"朗朗童声唱出的歌谣,透出喜庆祥和的浓浓年味,提醒我们新年已经不远!其实跨入2018已半月有余,但是不是深有同感似乎只要没到除夕,这新年还尚未正真开始。

公历第一天,被中国人称为“元旦”,是现代大多数国家庆祝新年的时,但在中国却不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新年。中国的新年,俗称“春节”,是农历新年。拥有4000多年历史的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,也是中华文化最重要的载体,凝聚着世界华人的情感寄托。春节对中国人来说意义非凡,不仅预示着辞旧迎新,更象征着幸福团圆。家永远都是游子心灵休憩的温暖港湾。家中父母的深情凝望永远都是游子归根的巨大信念。所以回家过春节成为中国新年亘古不变的主题。更是让“家”与“春节”一直相生相伴。而我对春节最强烈的期盼正是来自于儿时在家过年的美好记忆。

贺新春不单是父母与我三口小家的事,还是血脉至亲一个家族的大事,更是中华民族普天同庆的天下大事。过年的热闹劲正是来自于这非常广泛的参与度。犹记得,年前的惯例是随着七大姑八大姨挤进熙熙攘攘购置年货的人群,走遍每家张灯结彩、披红挂绿、琳琅满目的商铺,一路听着响彻大街小巷的《恭喜,恭喜》,一路看着一张张喜气洋洋的笑脸,一路感受着人间烟火里的浓浓年味,这便是过年。

还有许多温暖的片段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我儿时过年的记忆。在安徽老家有很多菜品是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。究其原因,不是因为物质匮乏,应更是为了维护一种仪式感。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蛋饺子和八宝菜。儿时的我对于参与大人的事,尤其是做菜,异常热衷,而且在这份热闹中还总能品出一番“阳光温热,岁月静好”的滋味。在摊蛋饺子中,我总抢着负责抹油的活计。这工作可是一桩色香味俱全的美差。抹油就是拿筷子夹起半个手掌大小的雪白肥肉,在煤炭炉上搁着的大铁汤勺里抹上一周,立刻香飘四溢。至此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而蛋饺子的摊制才刚刚开始。待我摸完油后,大人立刻向汤勺内进打匀的蛋液,娴熟地将汤勺小幅度地转上几转,在炉火的温度保障下,蛋饺子皮就成型了;再放进调好的肉馅,用筷子夹起饺子皮的一边,裹着馅料合上,一个蛋饺子就这样完成了。

说到八宝菜的准备,我觉得更是妙不可言。八宝菜按字面意思就有八样原材料,分别是胡萝卜、千张皮、木耳、腌菜、童子瓜、生姜、茶干、冬笋。食材虽不稀奇,甚至是极为常见,但很奇妙,七大姑八大姨总能有秘密的物美价廉的供货地与大家分享。八宝菜味道的好坏,与原材料洗净切丝后晒干的状况密不可分。所以每家每户都会拿出准备好的大竹筛子极为呵护地晒制这些切丝。儿时的我就爱在大人的阻拦下找准机会,快速将手插进晒干的菜丝中,让小手沾满最质朴纯粹的蔬菜香,再将菜丝轻轻翻起,感受着菜丝从手背滑下去的奇妙触感,这便是我最熟悉的年味。

始终记得,每到除夕那天,三个姑姑家和我家都约定俗成地聚到爷爷奶奶那一起吃团圆饭。早早的,爷爷奶奶就把果盘堆满了寸金、麻饼、徽墨酥、麻糖、花生糖、红皮花生和瓜子。等我们吃快见底了,便赶快告诉爷爷,爷爷就会笑呵呵地端来一个大铁盒,将果盘重新码满。白天在那六十多平方的院子里,阳光洒满院堂,我边吃着甜食边晒着太阳,静静地看着大人们为了晚上的年夜饭而忙碌穿梭的身影,开心地听着小伙伴们打闹嬉戏的笑声,觉得那是此生最为惬意、舒坦的时光。晚上的年夜饭必有几个火锅,清汤的、麻辣的、海鲜的一应俱全,荤素各十多碟菜,满满当当地,堆满了一张八仙桌,一大家子人围坐于桌前享受佳肴,小狗们也在脚边忙的不亦乐乎。晚饭结束便是娱乐的时间。长辈们围着电视看着春晚,聊着天。孩子们则结伴放烟花、滋梨花、飞天鼠、地老鼠、摔炮,流光溢彩,甚是好看。玩累了,孩子们就钻进十几斤重的棉被窝里,伴着春晚和炮竹声香香甜甜地入眠了。

一年又一年,变的是过年方式,不变的是传统年味和美好的过年记忆。2018年的春节即将到来,衷心祝福大家新春快乐,幸福吉祥,祝福伟大祖国繁荣富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