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

首页 > 学习园地

“丝绸之路”上思接千载 展望未来

——读《丝绸之路:一部全新的世界史》有感(二)

服务四处  王典

 

历史之匙:“丝绸之路”的前世今生

读完《丝绸之路:一部全新的世界史》后,我认为了解了“丝绸之路”的前世今生就相当于打开了正确认识古今世界的大门,对于“丝绸之路”的重视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。此路贯穿亚洲心脏,虽然“丝绸之路”这个词最早出自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·冯·李希霍芬1877年出版的《中国——我的旅行成果》一书,但它其实已经存在了上千年。这条连接亚洲、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形成于公元前2世纪与公元1世纪间(对应中国汉朝时期)、直至16世纪仍保留使用,在作者看来“丝绸之路”的象征意义直到今天仍经久不衰。

首先,“丝绸之路”是一条繁荣发达的经贸之路。最开始这条商路上交易的主要是来自古中国的丝绸制品,波斯和大秦(古罗马)等帝国上层人士对这一高档奢侈品的情有独钟刺激了商路的发展。七、八世纪大规模征服行动后,伊斯兰帝国开辟了“毛皮之路”,“每年从草原出口的兽皮至少有50万张”。令我吃惊的是“丝绸之路”上除了交易货物,还存在着大规模的奴隶买卖,维京人、罗马人9世纪掀起的残酷贩奴活动比美国的黑奴贸易早了至少600年。15世纪野心勃勃的西欧人为了打破阿拉伯世界对欧亚陆上贸易的垄断,开始积极探索海运之路,从而迎来了大航海时代。19世纪中东地区石油的勘探、开采令世界振奋,为全球发展的大动脉注入了新鲜血液,而“黑金”为丝路沿线石油国带来的新一轮勃兴也延续至今。

其次,“丝绸之路”是一条博弈诡谲的政治之路。丝路上一直都不平静,“自文明伊始,亚洲的中心就是帝国的摇篮”,因为这里有着商品的交易、资源的流动、地缘政治的碰撞。早期欧洲无不向往东方,认为那里是神奇富饶的地方,马其顿、波斯、罗马等帝国在对印度和中国的幻想激励下不断征战,尽力拓展向东的版图。而穆斯林征服行动、十字军东征、蒙古铁蹄也在这片广大的土地上纵横驰骋,贪婪地掠夺富庶之地的财富。16-19世纪,当西方殖民者尽享来自美洲的金银和资源时,仍不忘在亚洲角力,西北欧(葡萄牙、西班牙、荷兰、英格兰)和沙俄等国竞相在丝路沿线开辟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。而二战后独大的美国在伊朗、伊拉克、阿富汗不断渗透,培植傀儡政权和反动势力,施加霸权肆意发动袭击。美国本以为可以牢牢扼住这些石油出产国的咽喉,结果却是打开了“潘多拉的盒子”,激化了穆斯林世界与西方的矛盾,导致中东局势持续恶化,越来越多如9·11性质的恐怖袭击也令这些强权势力作茧自缚、寝食难安。

其三,“丝绸之路”是一条绚丽纷繁的文化之路。本书第一章便说这是一条“信仰之路”,这条“路上的智慧空间和神学空间十分拥挤”,佛教、犹太教、基督教、琐罗亚斯德教、伊斯兰教等宗教都生长植根于这片土壤,它们沿着商路传播,为丝路一带苦难深重、经常遭受欺凌蹂躏的人们带去精神上的慰藉,当然也不时会有宗教纷争这类副产品伴随出现。除了宗教以外,来自古巴比伦、希腊罗马、波斯、蒙古、中国等地的文化在此交织,海洋文明、游牧文化、帝国政治制度一波又一波地影响着这一区域,“就连荒野草原也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”,中亚、西亚、北非乃至西伯利亚地区都留有各类文明在其饮食、服饰、建筑等方面的痕迹。